奥林匹斯

瞎写着玩的Royals参本作,是时候放出来毒害小盆友了。

 

(姐妹花/骑姬,剧情崩坏请勿与希腊神话对号入座)

 

早在神话时代,神秘的奥林匹斯诸神对人类来说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然而这并不能阻止芸芸众生对神祗们的好奇之心,一些勇敢的八卦奇才们纷纷撰写关于诸神的八卦文章,其中有名的包括赫西俄德的《神谱》,奥维德的《变形记》,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等等。然而这些八卦究竟多少属实,恐怕没人能担保……

 

宙斯,众神之王,拥有闪电和雷霆之神力,掌管天界。此时他正坐在奥林匹斯山的神殿内开party。一头飘柔的大波浪,精心修剪过的小胡子,镜子里的他点对自己露出满意的微笑。 

 

等一下,我们是在说宙斯吗?宙斯不是神庙里供奉的那个大胡子中年壮男?! 

 

愚蠢的人类!众神之王的真容岂是你们能轻易窥见的。

 

众神之王宙斯其实是位个子不高的美青年,因为形象实在太软,不足以威慑服众,他下界办事时都会幻化成大胡子猛男撑出王之气势。但是在奥林匹斯山的家里可就不用这么费事了,他要尽情享受美酒美食和美人,当然还有众神对他英俊潇洒的容貌的各种赞誉之词。

 

不要看他表面上长得矮小软萌,宙斯从小就有王者的气魄和胆识。他的父亲,上一代神王克罗诺斯,因为一个可笑的预言[1]而要在他刚出生时就吃掉他。他的母亲时光女神瑞亚用掉包计把他救了下来,偷偷送给水精灵宁芙女神抚养。

 

为了掩人耳目,宁芙女神把宙斯改名为路易,带到了美丽的克里特岛。在那里小路易无忧无虑地和岛上的小动物们一起玩耍长大。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名字叫宙斯,未来的众神之王。[杨1] 

 

小路易一头金发,大大的眼睛,白白胖胖的脸蛋,所有林间溪流里的小动物和小精灵们都喜欢他。他天赋超群,神力过人,从小就勇敢异常,他经常为了保护好朋友小白兔亨利埃塔而去和大灰狼罗昂干架,而且屡战屡胜。不到十岁,小路易就已经收服了岛上所有动物,成为了老大,一时风光无限。

 

可是有一天他却闷闷不乐起来,连平时最爱的豌豆都没胃口吃了。小白兔亨利埃塔有一双巧手,她编了个花冠,一蹦一跳地拿给路易想逗他开心,可是路易还是恹恹的,没有一丝兴致。

 

亨利埃塔小心翼翼地跳到路易的怀里感受他的体温:没有生病啊。“路易,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没什么”小路易揪着身下的小草闷闷地说。亨利埃塔更着急了:“你都不和我们玩了,是生我们的气了?”

 

“我没有生气,亨利埃塔……只是……你看,你们都有兄弟姐妹,你有哥哥查理,连大灰狼罗昂也有哥哥,为什么我就是一个人?”亨利埃塔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自从她生下来认识路易,他就是一个人玩,宁芙女神虽然很疼他,但又不会像兄弟姐妹一样陪他。“也许你向上天许愿,上天就会给你一个弟弟或妹妹的。”

 

亨利埃塔一句话让路易立刻活了起来:“对啊,我要去求上天赐给我一个妹妹!一个全天下最最漂亮的妹妹!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于是路易欢快地跑到林子深处那棵最高最老的大树下面许愿去了。

 

默默许完了愿,路易把自己最最宝贝的黄水晶埋到了树下,希望这里能长出个妹妹。那颗黄水晶,据宁芙女神说,是他母亲托付她交给他的,特别晶莹透亮。路易一直当宝贝似地带在身边,有了它感觉妈妈就在身边一样。所有的小动物都知道那黄水晶是他的命根子。

 

然而当晚,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下起了大雨,林子里一片阴森。宁芙女神带着路易躲到了迪克特山上的洞穴。路易这晚辗转反侧睡不好,闭上眼睛就仿佛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小脸在对自己笑。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一切恢复如常。路易迫不及待地跑回了许愿树那里。看着被狂风刮倒的大树,路易惊呆了,他急忙跑到树根边挖那颗黄水晶,可是怎么都找不到。

 

路易沮丧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妹妹没了,水晶也没了”。突然,他脚下有了动静,是亨利埃塔。她竖着耳朵,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路易比划着:“路易路易,快去看,去海边!”

 

清晨的爱琴海在晴朗天空的衬托下格外美丽迷人。在湛蓝的海平面尽头,西风之神吹起了号角。微风阵阵,一只巨大的、荷叶般的贝壳随着白色浪花缓缓向岸边漂来。贝壳之上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孩子,像是刚从水里爬上来的贝壳[杨2] ,雪一样白的肌肤,湿漉漉的黑色卷发,衬着粉嫩的小脸。宝石般璀璨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春之女神给他披上了星星织成的锦衣,海之精灵在贝壳上空鼓动着翅膀,挥洒红白两色的玫瑰花瓣。暗香浮动,伴着海水的清新,让人心旷神怡。

 

贝壳刚一抵达岸边,路易就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他小心翼翼地拉起小孩的右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路易,你……”话没说完,漂亮小孩把左手伸了过来,递给他一样东西——路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他在许愿树下埋的黄水晶!“妹妹!你一定是上天送给我的妹妹!”

 

妹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盯着路易。路易开始一本正经地教导她:“你要叫我哥哥,不,应该叫我小爸爸。”

 

“哥哥!”这个妹妹选择性地只听从了前面半句,然后咯咯一笑,张开双臂求抱抱。路易也顾不得当小爸爸了——哥哥也行——他开心地抱起他的宝贝妹妹,在软软的小脸上使劲亲了一口,得意地大喊:“我有妹妹啦!世界上最最漂亮的妹妹!”

 

岸边早已聚集了岛上几乎所有的动物,连一向很少露面的林间小精灵们也都来了。大家都讨好地随声附和路易,夸赞他妹妹的美貌。

 

这时,一只不起眼的黄毛小狐狸凑到了他们面前,冷冷地说:“这明明是个弟弟!”此言一出,世界一下安静了。路易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道:“这么漂亮,怎么会不是妹妹?!”

 

“我都看到小鸡鸡了”小狐狸好死不死地继续多嘴。

 

说来也巧,正好有一阵风吹开了“妹妹”的星星锦袍,路易强忍住一巴掌糊死小黄毛的冲动,翻了个白眼不甘心地咬了咬牙:“弟弟就弟弟,那也是我最最漂亮的小公主!我要给我的公主起个最最好听的名字,就叫……菲利普,好吗?”菲利普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大家又开始叽叽喳喳地奉承起这名字有多好听了。

 

“咳咳,谢谢夸奖”小狐狸得意地摇了摇尾巴。路易这下可怒了,一把拎起小黄毛:“又关你什么事?!” 

 

“其实他……他也叫菲利普……”亨利埃塔弱弱地替正在蹬腿儿挣扎的小狐狸解释道。

 

“怎么什么都有你?!菲利普是我弟弟的名字,从现在开始,你改个名字,不许叫菲利普,你以后就叫……洛林好了”新出炉的洛林被扔回了地上,鉴于实力悬殊,也只能默默地自认倒霉了。

 

有了一个妹妹,哦,不,是弟弟,路易在克里特岛上的生活就变得多姿多彩起来。小菲利普真是天赐的礼物。每天晚上抱着香香软软的弟弟入睡是路易现在最享受的事情而。白天,路易会把菲利普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他带上花冠,系上彩虹做的腰带,扮成林间仙子的模样,并让小白兔亨利埃塔陪菲利普玩过家家。

 

这样的日子,路易觉得没法再完美了,除了一件事总让他有点糟心:不知道为什么,菲利普就喜欢和那只黄毛小狐狸一起玩!明明亨利埃塔家的小兔子们更可爱啊。路易对那只狐狸一点好感都没有,总觉得他会带坏菲利普。

 

就比如今天上午,当路易和猎犬法比安以及灰狼罗昂他们在玩攻山头打仗游戏的时候,菲利普跑了过来,要求加入,他手里还拿了一张小小的弓:“哥哥,我会射箭,让我和你一队,一起打仗好吗?”

“不行!我们玩的你玩不了,亨利埃塔呢?她没陪你玩吗?”

菲利普不高兴地撅起了嘴:“我就要和你一起玩!”

路易叹了口气“那我陪你回去找亨利埃塔,一起玩捉迷藏好吗?”“不要!我就想和你们玩打仗!我会射箭”菲利普一边嘟着嘴耍脾气,一边得意地挥了挥手里的小弓。

“你哪来的弓?”

菲利普往后面一指:“洛林送给我的!”八丈远的树丛后面,露出两只狡黠的绿眼睛。

“又是你!”路易气得胸口发闷。好不容易顺了这口气,他无奈地转身对罗昂和法比安使了个眼色,然后把菲利普搂了过来:“好吧,我们来打仗,你是我的副首领,所以你要一直待在我身边,听到了没?”

 

菲利普挣脱了路易的怀抱,兴奋地朝着敌人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边大喊着:“不,我要当先锋,洛林快和我一起冲锋!”罗昂和法比安根本不敢抵抗,假装害怕地龟速逃窜。菲利普追上了法比安,一通英勇乱打,小猎狗只能夹着尾巴东躲西藏。

 

洛林跟着菲利普的脚步也冲了过来。不过,他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罗昂并不手下留情,一会儿功夫洛林就被胖揍得嗷嗷叫。菲利普听到了他的惨叫,赶忙来救战友,他回身瞄准罗昂就是一箭。

 

罗昂正揍得顺手,冷不防一箭正中心窝。那是一支很小很短的箭,射入胸口似乎就融化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但是心口却有阵阵悸动。

“哈哈,哥哥,我射中了!”菲利普得意地大喊。洛林趁此机会,赶忙逃到菲利普身边,在他边上蹭来蹭去装可怜。路易只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痛了。

 

然而,令路易头疼的事还远不止这些。罗昂自从被菲利普射了一箭后,就变得十分古怪。每天含情脉脉地看着路易不说,还在路边摘野花送给他。他本来就是个破锣嗓子,居然大半夜的唱起了情歌,害得路易和菲利普整晚都睡不着。

 

“路易,我有一个秘密只想和你分享:其实我本来也叫路易。我们其实是上天注定的一对。但我不想让你以为我仗着和你一个名字,就让你接受我的爱,所以我偷偷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罗昂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闭嘴!”一只本来阴狠冷酷的大灰狼突然变成了絮絮叨叨的痴情话唠,让路易烦不胜烦,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菲利普,你到底用什么箭射的罗昂?”路易只得追问这个罪魁祸首。

“我就随便让洛林砍了一棵小树枝做的箭啊。”菲利普无辜地忽闪着大眼睛。

 

旁边的小狐狸转了转眼睛补充道:“可你说过,你的箭是爱之箭,还在箭上吹了口气呢。”

“那不是和你说着玩的嘛。”菲利普表示这个锅他不想背。

 

“可是罗昂明显爱上大王了,”洛林头头是道地分析起来,“也许你说的真的实现了,说明你真的有法力!我记得和你一起漂来的贝壳也会发光呢”

 

“要不我们再试一次?”菲利普露出了熊孩子的本质,兴奋地拉着洛林跑了。

 

“回——”路易觉得自己教育失败,还是有个乖乖的妹妹好。

 

“我们这次找谁试试?”菲利普一边跑一边和洛林商量着。

 

“要不试试亨利埃塔,看她爱上谁。”小狐狸开始出坏主意。

 

“我们到哪找她去?要不我先射你一箭吧,看看你爱上谁?”菲利普坏笑起来。

 

“哼”小狐狸突然就闹别扭了,停下脚步气鼓鼓地把脸别过去不看他。

 

“咦,这就生气了?好吧好吧,我不射你了,我们去找亨利埃塔。”菲利普怕失去这个小伙伴,赶快改口。

 

洛林嘴里还在嘟囔着:“我喜欢谁你还不知道?!”不过菲利普似乎并没有听到。

 

事实证明,菲利普的确有法力,他许愿过的箭射中谁,谁就会处于热恋中,花痴对象就是心里真正喜欢的人。

 

亨利埃塔也开始花痴一般不停地跟着路易,做各种心形小玩意送路易当礼物。路易已经被罗昂搞得焦头烂额,现在又加了一个亨利埃塔,他简直欲哭无泪。还好,始作俑者法力不高,法术并不能维持太久。过了几周,罗昂和亨利埃塔渐渐恢复如常。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拥有神族血统的路易和菲利普很快出落成了翩翩美青年的模样,神族一般会永葆青春,身材相貌不会再有改变。

 

虽然他们长大了,不过路易还是喜欢搂着弟弟睡觉,仿佛这样就睡得更香。

 

这天夜晚很宁静,连平时的蛙叫都听不到了。

 

突然,路易枕边的黄水晶发出一束耀眼的黄光,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这个声音把路易从睡梦中唤醒:“宙斯,我的儿子”。

路易揉了揉眼睛,本能地用身体把光挡住,怕晃到了身边依然熟睡的菲利普。

 

“宙斯?是……谁?”

 

“宙斯就是你的名字啊,我的儿子。”黄水晶里的声音回答道。

 

“我叫路易啊,难道你是——我的——母亲?”路易有点疑惑了。

 

“是的,我是你的母亲,时光之神瑞亚。你的真名叫宙斯,你将会是一统天界的众神之王!但你必须赶在你父亲知道你还活着之前打败他,登上王位。”

 

一下这么多信息,路易有点吃不消:“为什么?”

 

“因为你注定是众神之王。你父亲害怕你的神力,本来要把你吃掉。是我用石头骗过了他,所以你才会以路易之名在岛上生活。但现在你长大了,你父亲随时可以感知到你的存在。到时候,他会把这个岛夷为平地——你的时间不多了,我的儿子。”

 

“这个岛要被夷为平地?那可不行!但是,我要怎么做才能打败他呢?”路易下定决心,绝不能让那个所谓的父亲毁掉他和菲利普的家。

 

“你现在并不是他的对手。他有无数泰坦巨人支持他。你需要去地下塔耳塔罗斯,救出被关在里面的大地女神的儿子——独眼巨人三兄弟和百臂巨人三兄弟。然后,你要娶他们的妹妹为后。这样,他们就会帮助你打败你的父亲以及拥护他的泰坦巨人,”黄光开始变暗,“去吧,我的孩子,大地女神会为你指引通往塔耳塔罗斯的路。记住,只有拥有最无上的权力,你才能保护你爱的人。”

 

路易静静地听着,低头看看身边睡得像个孩子的菲利普。黑暗中路易的眼神变得异常坚毅。

 

“大王要出征啦!”安静的山林一下炸开了锅。路易,也就是未来的众神之王宙斯,正在擦拭自己的盔甲,准备出发。法比安和罗昂坚决要求跟路易一起去,鉴于他们的忠心,又考虑到路上要有个伴说说话,路易同意了他们的随行。

 

亨利埃塔带领着兔子一家,连夜用宁芙女神交给她的一块山羊皮做了一个盾牌。据说这盾带有魔力,可以抵御一切兵器。路易收下了盾牌,但没有允许她随行。一只兔子的武力毕竟有限。

 

为路易送行的动物和精灵们都到齐了,但路易没有看到菲利普的身影,这让他心烦意乱。最后时刻,菲利普终于出现了,漂亮的白色袍子外面歪歪扭扭地套了一件盔甲,显得不伦不类,让路易哭笑不得。当然,菲利普身后还是那只跟屁虫狐狸。

 

“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 

 

“这次太危险了,你不能和我一起去!”

 

菲利普一边扭着身子一边气鼓鼓地说:“为什么法比安罗昂可以和你一起去,我就不能!我也很厉害,我还会射箭呢!”

 

路易扳住菲利普乱扭的肩膀,迫使他抬头对着自己的眼睛:“听着,我是哥哥,是大王,也是未来的众神之王,这是我的命令!”

 

菲利普不甘地瞪着路易,却说不出话来。路易叹了口气,轻轻地捧起菲利普的脸:“我的小公主,等我的好消息。”说完,他在菲利普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转身带着法比安和罗昂走了。

 

留下了菲利普,他一脸不服,委屈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菲利普呆呆地站了好久。

“哥哥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会打仗?”小公主怨念着。

 

“大王不让你和他一起去,可没说你不能自己去啊”洛林的小脑袋里就是鬼点子多。一语惊醒梦中人,还不止一个。

 

 

塔耳塔罗斯,连神都惧怕的地下深渊。大地女神盖亚的巨人儿子们被囚禁于此。看守入口的据说是一只巨大的蛇形怪物坎珀,她有着女人的上身,蛇的下身和蝎子一样带毒刺的尾巴。

 

法比安小心翼翼地接近了洞口,里面一团漆黑,但并无异样。凭借猎狗非凡的夜视能力,法比安指引路易前行。顺着狭窄的入口走了不远,就是一片开阔的洞穴,里面有磷光照亮。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剧烈的动静,像是蛇爬行的声音。

“什么人敢来闯塔耳塔罗斯?”怪物尖利的声音传来。

 

“我是宙斯,时光女神瑞亚的儿子。”说完,路易就拔出剑朝怪物冲了过去,法比安和罗昂则分别在两边攻击,分散怪物的注意力。然而,坎珀的头就有路易整个人那么高。又因为她的皮肤布满鳞片,坚硬异常,路易砍了几剑毫无效果,还被她的利爪拍飞了出去。幸好有盾牌阻挡,路易虽然没有伤到,但也只有狼狈躲闪的份。

 

路易一边利用自己的灵活躲避着坎珀毒蝎尾的扫荡,一边在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对策:不能总是这么被动挨打下去,她一定有弱点可以攻击。这时,他看到怪物咽喉下方的一块皮肤颜色不一样,也许可以用利剑刺透那里。可是,他又该怎么接近她的咽喉呢?

 

“哥哥,我来帮你啦!”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路易差点惊掉了下巴:“菲利普!你快走!危险!” 

 

仿佛是心有灵犀,菲利普拉开弓箭,射向怪物坎珀的心脏。那箭闪烁金光,一击即中。菲利普的爱之箭也许并没有太大的威力,只让坎珀的心跳停滞了那么几秒钟,可这一箭却为路易争取了到这转瞬即逝的机会,路易没有犹豫,一跃而起,把剑插入怪物的咽喉。

 

坎珀狂吼着垂死挣扎,她扑向了自己唯一看得到的菲利普。菲利普射完一箭还来不及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怪物巨大的爪子向自己拍过来。

 

“菲利普!”

路易叫得撕心裂肺,他离得太远,而且剑还插在怪物喉上,无法拔出。

 

千钧一发之际,坎珀的头上窜上来一只张牙舞爪的黄毛狐狸。他简直如战神一般从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对着怪物的左眼就是一爪,然后疯狂地撕咬怪物的眼皮。坎珀吃痛,不得不收回手去抓脸上的狐狸,让菲利普躲过了一劫。

 

洛林机灵地又跳到另一边,开始抓咬右眼。蛇形怪兽双眼流血,惨叫不止。路易抓住机会搅动宝剑,然后拼命拔出,鲜血一下子从坎珀的脖子里喷了出来。她扭动了几下,轰然倒下。

 

满身是血的路易从怪物身上跳了下来,冲到菲利普面前:“你没事吧?”两个人几乎同时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我没事。”他们又几乎同时回答。

他们不好意思地相视而笑。

 

路易松了一口气,觉得还是有必要管教一下不听话的弟弟:“菲利普!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刚才差点就……以后再不听我的话,我一定要罚你!”

 

菲利普不服气地撇了撇嘴,刚想回嘴,突然想起了什么:“啊,洛林!洛林呢?”

小狐狸慢慢踱了过来,一边嘟囔着:“你现在才想起我来啊”

 

菲利普看到洛林,急忙开心地跑了过去:“太好了,你还活着啊!”洛林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怎么说话呢。”

菲利普并没在意洛林的小心思,自顾自地说着:“没想到你这么勇敢,我要让哥哥好好奖励你……”

 

洛林听不下去了:“那你呢?”

“我?我什么?”

“你...你会奖励我吗?”

洛林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见了,菲利普却好像听懂了,蹲下来把狐狸的脸扳过来狠狠地亲了一口。

“啊,洛林,你怎么了?受伤了?”

“不,我只是头……头有点晕”狐狸从没受过这待遇,一时有点飘飘然。

 

“咳咳,”路易忍无可忍的打断了搂搂抱抱的这两只,“我们要往前进了,菲利普,你回去吧,不要跟着我。”

 

“我想看看独眼巨人长什么样,还要看看你要娶的那个王后!”菲利普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不管她长成什么样,都不会有你好看。”路易的声音透着温柔。

 

“你也知道我一定会在后面跟着你的。”菲利普胸有成竹。

 

路易想了想,也觉得让菲利普待在身边更保险一点。

 

怪物尸体后方不远处是一道巨大的铜门,里面关押着大地女神的儿子们。这道铜门上有各种精巧机关,路易为开门费了半天劲儿,铜门却纹丝不动。这可愁死了这二神三动物。

 

“要不……让我来看看。”一个怯怯的声音从身后飘过来。

“亨利埃塔!”大家齐声叫了出来。

小白兔偷偷追过来,一路风尘仆仆,已经快变成小黑兔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我偷偷跟在了菲利普和洛林的后面,我想我也许能帮上什么忙。”

 

亨利埃塔平时就喜欢鼓捣这些玩意儿。此时,她马上自信满满地研究起了铜门上的机关。她看了又看,想了又想。终于铜门上雕的一个狗嘴的奇怪形状引起了亨利埃塔的注意:“这嘴巴为什么是这么个古怪的形状,这形状好眼熟——啊,路易,我想起来了!你的那块黄水晶!”

 

路易掏出黄水晶放进了狗嘴,那形状正好吻合。“咔啦啦”,铜门上的机关开始缓缓启动,就在铜门打开的一瞬间,铜门上的铜钉突然被触动,飞射过来。

 

“小心!”路易马上一手举起盾挡在身前,一手搂过菲利普护着他。菲利普手里抓着狐狸一起躲到了盾下,法比安和罗昂都身手敏捷地躲到了路易身后。

 

只有亨利埃塔慢了一步,被铜钉射在了后腿上。她撞到后面的石壁,脸也给拍扁了。

 

“亨利埃塔!”菲利普要哭出来了,“哥哥,她不会死吧?”

路易把神力渡给奄奄一息的小白兔:“没事,我把她变成人形,让她永生。只是她后腿断了,嘴也被拍成了三瓣,这我暂时还没办法把她治好。起码她不会死了。”

 

接下来,一切都非常的顺利,独眼巨人和百臂巨人兄弟对把他们放出塔耳塔罗斯的宙斯感激不尽,于是将雷霆和闪电送给他,作为答谢,他们还给他和菲利普每人打造了一张弓,号称日月神弓,威力无比。

 

路易许诺娶巨人的妹妹玛丽·赫拉为未来的王后,以此换来巨人兄弟相助,一起推翻暴君克罗诺斯的统治。于是泰坦巨人们大战数十天,路易·宙斯终于凭借雷电之威,打败了残暴的父亲克罗诺斯。他一统天下,成为新一代的众神之王。

 

他把父亲和敌对的泰坦们全部关进了塔耳塔罗斯,由百臂巨人看守。接下来,他要建造属于自己的神殿了。宙斯选定了神圣美丽的奥林匹斯山,在这里建造无与伦比的巨大宫殿。他要让所有的主神都居住于此,享受人间丰美祭祀和神界的无上荣光,他为自己的神殿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凡尔赛。

 

成为众神之王的宙斯信守承诺,封玛丽·赫拉为神后,这位神后和哥哥们一样长得异常高大粗壮,而且很爱吃醋,总是疑神疑鬼,怕宙斯背着她找别的女人(当然,宙斯的风流事的确太多)。

 

不过,最让她看不顺眼的还是这位刚刚被封为爱与美之神的菲利普·阿佛洛狄忒:美神的位子居然让个男神担当,太没有天理了!

 

对,你没看错,菲利普就是阿佛洛狄忒,宙斯最喜爱这个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弟弟,认定他是天下最美的神,所以授予了菲利普爱与美之神的名号,阿佛洛狄忒。

 

对美神的崇拜在人间迅速蔓延,阿佛洛狄忒的美貌已被吹得神乎其神。因为美丽,人们就想当然地把神像雕成女神的样子:什么金色长发啦,丰乳肥臀啦,而且女人的恋爱生育等一应琐事也全来向阿佛洛狄忒求祷,这让菲利普非常头大,忍不住和路易发了好几次脾气。

 

“路易!都是你!我天天要听那些女人唠叨闺房秘事!”菲利普差点把鞋扔过来。

 

“那说明女人都崇拜你,你可是最受欢迎的女神了。”路易不以为然。

 

“我才不要当这种妇女之友的神呢!”

 

“男人们也喜欢你,听说很多人都为你疯狂呢。”

 

提到男人,路易开始有点头疼了。自己的宝贝小公主真的被男人,准确地说是男狐狸,给拐跑了!

这还得从那只路易永远看不顺眼的黄毛狐狸说起。因为狐狸洛林在打怪时表现英勇还救了菲利普一命,在分封诸神的时候,路易想过把他变成星座。这样既算奖励了他永生,又能不让他到奥林匹斯山上住,简直完美。

 

可是我们的美神不干了,非要路易封洛林一个神位,还一定要是主神!不然,美神就不住奥林匹斯山。路易只好把阿瑞斯的战神之位给了洛林,让他掌管残酷的战争。战神于是成了野蛮凶残的化身,最不受人待见。

 

不过,变成了英俊小伙的洛林·阿瑞斯才不管别人待不待见他呢,只要菲利普待见他就足够了。可惜天空中因此也永远失去了一个叫狐狸座的星座。

 

美神显然也觉得新出炉的战神英俊威猛,两人一度形影不离。这让每天都想念弟弟的宙斯倍感心塞,无聊中只得不停地到下界去找美女消遣,为了怕人认出,还得幻化成胡子大叔或各种动物,严重有损神王之形象。

 

不过心塞的绝不止宙斯一个人。赫拉虽然贵为神后,但对宙斯整天沾花惹草十分怨念。他经常下人间风流也就算了,离着远,眼不见为净。可是奥林匹斯山上谁不知道,只有美神阿佛洛狄忒敢当面叫他小名路易,还敢和他发脾气。这换了别的神,早就被雷劈死了,可是阿佛洛狄忒不但每次都没事,宙斯还会为哄他而举办盛大的化装舞会。

 

赫拉最不爽的,是宙斯嘴里的“小公主”阿佛洛狄忒明明是个男神,却非爱穿女神的裙子。一到化装舞会上,他就和宙斯拿着日月神弓去扮演太阳神和月亮女神。有时玩得兴起,还跑下人界去过把瘾。一神占两个神位,那些在神庙里祭祀的人们一定猜不到太阳神阿波罗和妹妹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根本就是宙斯和阿佛洛狄忒一时兴起的角色扮演。

 

受够了丈夫和小叔子暧昧不清的赫拉决定得也给他们添点堵,于是她拿出盖亚之女的身份,和宙斯商量阿佛洛狄忒的婚事。

 

“阿佛洛狄忒还小,不用着急结婚。”宙斯显然并不以为然。

 

“神还分什么年纪小不小的,总要赶快结婚生子,壮大我们奥林匹斯神族。”赫拉并不退让。

 

“这些神当中哪有能配得上我的小公主的?”宙斯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只要能繁衍神族就行,身为掌管爱情与婚姻之神却不结婚,成何体统!何况他每天不是都和战神阿瑞斯粘在一起吗?”赫拉故意刺激宙斯,她早就发现她的丈夫很不待见阿瑞斯了。

 

“他们俩绝不可以结婚!既然没有比阿佛洛狄忒美的神,就找个聪明能干会照顾他的神。”

 

“那没有比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更合适的了,要说手巧,谁能比得过她。再说了,她和你们不是从小一起在岛上长大的吗?青梅竹马没法再合适了。”赫拉巧舌如簧,让宙斯无从反驳。

 

工匠之神是路易赐给亨利埃塔的神位,掌管冶炼锻造武器,赫菲斯托斯的名号在人界还被奉为火神和工艺之神,受到手艺人的广泛崇拜。想到亨利埃塔对自己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忠心,路易觉得在菲利普身边放个自己人看着还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神界最奇特的一对夫妻诞生了:以美貌著称的阿佛洛狄忒和腐腿三瓣嘴的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结婚了!这段神奇的婚姻给八卦家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饭后谈资,人们几乎每天都在猜测阿佛洛狄忒和阿瑞斯什么时候去幽会。

 

菲利普其实对哥哥给他安排的这桩婚事很是生气,亨利埃塔虽然是一起长大的,可是她永远都是路易的死忠,会把所有事全告诉路易。为了神王和神后的关系,以及路易王位的稳固,菲利普选择接受了这桩无奈的婚姻,但他也绝不是逆来顺受的软柿子:婚后他和阿瑞斯更加蜜里调油你侬我侬了,每天送绿帽子是他的拿手好戏。

 

这对于主婚的赫拉来说,无疑是直接的挑衅。赫拉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她找到赫菲斯托斯,让她打一张无形的黄金大网偷偷挂在屋里。当阿瑞斯偷偷爬上阿佛洛狄忒床上的时候,大网从天而降,把正在偷情的两位神罩了起来,动弹不得。

 

赫拉找来宙斯和众神参观这对奸夫淫夫。这不仅当众羞辱了眼高于顶的阿佛洛狄忒,也让宙斯的脸面挂不住,一箭双雕,出了口恶气。一时间,这事被传到人界,赫拉声望大增,以至于妇女们开始转而向她祈祷婚姻生育之事了。

 

相比于宙斯的恼羞成怒,阿佛洛狄忒倒是并不觉得难为情,在众神面前他不紧不慢地和阿瑞斯继续做他们该做的事,反而让围观的诸位不好意思起来。看不下去的宙斯下令围观群众立刻退散,并严肃警告床上的野鸳鸯要注意行为端正。

 

“菲利普,你昏头了吗?”

 

“哥哥,你能决定我和谁结婚,但你无权决定我和谁接吻,和谁上床。”

 

“别忘了,你的所作所为都关乎我的脸面。”

 

“我已经履行了我的职责和亨利埃塔结婚,再说,你自己也是种马……”

 

“……”

 

洛林·阿瑞斯继续躺在床上听这兄弟俩争吵。他早就习以为常,奥林匹斯山上永恒的生命中若是没有他们兄弟天天拌嘴吵架,那得多无聊啊。反正,他们吵来吵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果然过了没几天,菲利普·阿佛洛狄忒为了个最美金苹果奖跑到了人间,掀起了一场长达十年的特洛伊战争。人类的战争如何,美神并不关心,只要她能力压神后赫拉不让她顺心,这金苹果就值了。

 

不过,这个惹事的金苹果对洛林来说就是个麻烦,因为菲利普一定要他头顶金苹果,站在那当箭靶子:“再站远一点,头挺直!啊,难度太小了,等我把我眼睛遮上。”洛林欲哭无泪,只能暗叹命苦。堂堂一个战神,就在这里当人肉靶子,真够窝囊的。

 

瞧瞧人家一同出道的猎犬法比安,被封了神使,更名赫尔墨斯,每天穿着带小翅膀的飞鞋给宙斯传递情报,多么威风;灰狼罗昂虽然没有跻身主神之列,可是却被赋予了先知的神力。他深受人们的爱戴,被尊称为“普罗米修斯”。当然,后来他背叛宙斯因为人类偷火种而受罚。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时间在奥林匹斯山上几乎是静止的,可在人间却是如白驹过隙一般。自从潘多拉打开盒子,放出了瘟疫,人类慢慢变得贪婪丑恶,对神的敬畏越来越少,神殿荒废、祭祀断绝,他们宁可去追随一个钉在十字架上的人类,也不再信仰奥林匹斯诸神。

 

曾经无比辉煌雄伟的宙斯神殿,如今只剩荒芜一片。感受不到希望的希腊诸神决定放弃奥林匹斯山和人类,去往天界,永不返回。不过,在天界日子就更无聊了,熬了一阵,实在忍不住的兄弟二人决定偷偷去人间,体验一下为人的滋味,也许能帮人类变得聪明一点有爱一点?当然,就算是托生成人类,身为众神之王的宙斯也不能容忍当一个普通人。在人间,他也要成为伟大的君王。

 

1637年底,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和王后结婚多年都无子嗣,夫妻关系也极为紧张。12月5日的傍晚,国王本来要回自己的城堡,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场大雨从天而降让他不得不留在巴黎卢浮宫接受了王后的侍奉。1638年9月5日,国王的第一个孩子诞生了。他得名路易,被人们称为奇迹之子。他就是后来名垂青史的太阳王。两年后,夫妻关系依然恶劣的路易十三夫妇居然有了第二个孩子,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这也是路易唯一的兄弟,菲利普。


End

[1]宙斯的父亲泰坦王克罗诺斯因为得知预言他的孩子会推翻他对神界的统治,于是把他的孩子在出生时就吞掉。宙斯的母亲用一包石头糊弄了克罗诺斯才保全了他。



评论 ( 3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