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凡尔赛屯二三事(一)(all 十四 主罗昂/十四)

凡尔赛神文!!!讲述凡尔赛屯乡村爱情故事,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Jimmy一颗糖:

  作者的话:  对不起我的宝宝们,本来想一两天写完呢,万万没想到居然写出剧情了(变成了乡村狗血小言。写着写着就虐了,我也真是.....)눈_눈


   警告:乡村风!OOC!天雷滚滚!不喜勿入 !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痴汉吕利瞩目!


———————————————————



正文:


***


  老罗家今年又打了全村最多的麦子。






  路三靠着墙头,冷眼瞧着老罗后院整整齐齐的谷堆, 罗昂光着黝黑的膀子,绑完了最后一捆麦子,一脚跺开啄着他鞋带的公鸡,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叔,吃饭了吗?进来坐坐吧。”他高声招呼。






  “没呢,这才什么时候,给你爹说一声,今天到我家喝两盅。”举起烟斗在墙上磕了磕,路三斜了一眼罗昂。“告诉他我有事儿跟他商量。”






  吕胜利早早的就等在县高中学校门口,手里汗津津的,握着上个月赶集买来的几块水果糖。






  他踮着脚,欢欣雀跃的,终于眺望到了人群中下巴抬得最高的路四,还有,法安安...法二狗居然还提着我给路四买的碎花书包!几乎是直接冲过去,吕胜利一把夺过书包。





  “吕胜利你抢我书包干什么!” 几天没见,他的声音更好听了。吕胜利听着路四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呵斥他,有些飘忽忽的盯着他傻笑着。“我怕法二狗给你弄脏了。”他麻利的背上了包辩解。






   法安安先是一愣,随即怒火蹭得上了头,“你他妈找抽是吧!”他一把薅住吕胜利的领子。






  “呦呦呦!法安安又为了路四削人呢!”隔壁小学的蒙建国围上来吹了一声口哨“校长还当不当了。”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削他!”




  “你那只眼睛看见他削我!”





  几乎是异口同声,法比安一把推开了吕胜利,吕胜利举起拳头恫吓着围观的人群。





  路四瞅着他们,翻了一个白眼。“快走,赶不上回乡的公交了。”他拉了拉法安安的袖子。





  “路四,坐我的车。”吕胜利一脸期翼“我爹刚给我买了拖拉机,我家代销点最好的收音机也拿来了,你随便听。”






   吕胜利感觉现在的心情就像是喝了三大碗白糖水,他又偷偷看了一眼路四的后脑勺,栗色的头发在日头底下看起来滑滑的。滑的像冰块一样,他确实偷偷摸过一次,在路四低头割麦子的时候。收音机滋拉滋拉的声音伴随着断断续续的《东方红》,吕胜利回想着被他拖拉机尾气喷了一身的黑烟的法安安,心情更好似的加速了一个挡。





  只是紧接着哐当两声,几乎快被甩出拖拉机的路四拉拽着吕胜利抵抗着惯性。“咋的了?车散架了?!”及时反应过来的路四薅着吕胜利的领子几步滚倒在了旁边的麦地。






  “唔...”吕胜利掰着路四的手,他快喘不上气了,老天爷啊,他的手真滑。






  路四趴伏着仔细观察着静静停在路边的拖拉机,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终于感觉到手上的力度,路四一脸纳闷的将目光转向躺在一旁的吕胜利。“你看你吓得那样!”路四鄙视的看着脸色有些铁青的吕胜利。“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儿!”说着几步蹿到拖拉机跟前。





  终于重获呼吸,吕胜利打了个滚,躺尸一般剧烈喘息着。







  “好像是没油了。”吕胜利单膝跪地使劲摇着拖拉机的摇把,“幸亏没走多远”他眺望了一下后方一脸歉疚“要不座公交吧。”。





  “拖拉机你不要了。”






  “先送你回家要紧,拖拉机先搁这儿,回头再想办法。”





  抹了一把脸,吕胜利脸上留下一道黑黑的印子,他蹲着,傻笑着抬眼看着路四,路四真好看啊,仿佛是他的错觉,他看到路四脸上浮起一抹红晕,神色突然软软的,眼睛湿漉漉。





  仿佛是他的错觉。





  “你...” 路四抿起一抹微笑。






  “咋的了。” 欲言又止被一阵甜瓜的清香打断,还没反映过来之际,耳畔又传来一声脆响。似乎吓了一哆嗦,路四下意识退开两步,转眼就看见一嘴甜瓜汁的罗昂。






  “罗昂你作死吗!” 一把跩起蹲着的吕胜利,路四怒目罗昂,他的脸颊气得更红了。







  “哎,校长咋说话呢?”罗昂又咬了一口甜瓜“拖拉机没油了?”他对着吕胜利抬了一下下巴。







  “你咋看出来?”吕胜利有些好奇在脸上停留了三秒随即转为狰狞,看了一眼路四僵硬的侧脸,吕胜利偷偷摸了一下被拧胳膊,低着头不再吱声。






   “我一直在边上你没看见我?”罗昂佯装出一脸不可思议。







  “你啥时候在边上。”吕胜利忍不住惊异脱口而出。








  “嗯,我想想”罗昂低头沉思“大概是你们吱哇着一头扎麦田里的时候吧。”他吃完最后一口,抹了抹身上擦干净了手。







  “哦。”像是想起什么,罗昂一脸真诚的看向路易“我啥都没看见,你差点让拖拉机甩上天的时候我在那边地里摘甜瓜呢。”罗昂指了指那边的地“真的特甜,你吃吗?”说着罗昂从怀里掏出一个甜瓜,用袖子擦了擦,咬了一大口,递到了路四跟前。






  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吕胜利一脸心疼的瞧着路四脸色渐渐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怎么了”吕胜利伸出手又收回“你...你要吃甜瓜吗?我...我去...”他有些语无伦次。





  “走。”路易牵起吕胜利的手拉着他就要走。







  “今天就一班公交。我刚刚看见法二狗哭着上车了。”罗昂在背后高声提醒。“坐我的拖拉机。”






  路易拉着吕胜利没有回头,罗昂一溜小跑拦住他们“坐我的拖拉机,我临走前加满了油。”





  路易瞪了他一眼想要闪过,罗昂向前一步又拦住他“我栓个绳,拉着他的拖拉机一块儿”他指了指吕胜利。路四攥紧了吕胜利的手没有说话,吕胜利深吸了一口气僵硬着。








   “他爹要知道你把拖拉机扔半路他肯定削死他”罗昂指着吕胜利直直的看向路易。








  “你要先你给我摘三十个甜瓜我才坐你的车。”路易迎向罗昂目光。







  “三百个我都能给你摘来。”他一脸得意的坏笑着,掩不住雀跃的奔向甜瓜地。






  直到拖拉机发动声响起起的时候,罗昂已经摘了五十个甜瓜,他听着熟悉的拖拉机声,突然脊背发麻,咻的站直了身体。他歪着头反应了一下,终于扔下甜瓜疯狂的奔向了马路。盯着缓缓驶向地平线的拖拉机并伴随着碎了一地的甜瓜与漫天的拖拉机尾气愣在了原地。






***





 “咋这个时候才回来,玉米种子跟猪饲料呢?”老罗一脸诧异的看着被地板车拉回家的罗昂。





  “拖拉机上。”罗昂一头倒在炕上。





   “拖拉机呢?!”罗昂妈瞧了瞧院子。






  “丢了..”罗昂拉起被子蒙住脸。






  “孩儿他妈,你别拦着我,完蛋玩意儿欠抽!”老罗脱下布鞋冲向罗昂“老罗先问清楚再说!”罗昂妈一把夺下了鞋。







  “惯!你就惯他吧!败家玩意儿!”老罗气急败坏。






  “说谁败家呢!我告你!是不是欠抽!”罗妈举着鞋底抽了一下老罗。





  “谁说你了!我不是说铁蛋吗!”






  拖拉机突突的声音有些突兀,罗昂听着下了炕,穿过吵闹的父母走向前院。







  “罗铁蛋,我爹让我把拖拉机给你们家送来。”路菲迈下拖拉机,“现在给彩礼太早了,村里人会说闲话的。”路菲一脸严肃。








 “啥?”罗昂愣在了原地。







  “二花来家里坐做吧。”罗妈闻声堆满笑意的招呼着路菲。







  “不了,会说闲话的。”路菲一脸严肃“婶,我先回去了。”说罢他又深深看了呆在原地的罗昂,摇了摇头。







  “路上小心,你看人家这孩子多懂事。”罗妈摸了摸罗昂的头发“你啊,太着急了。”







  “就是!日子都没定下来呢,你看你急的!”老罗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我急啥?”罗昂懵懵的问。






  罗妈看了看罗昂神色,顿时了然“哎呦,老罗,你还没跟铁蛋说啊!”她瞪了一眼老罗“我以为你说了。”老罗反驳。






  “唉..转眼你就那么大了。”她笑嘻嘻的捧起罗昂的脸“你爹要给你定亲,村长家的大花。”






  罗昂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




  “不行。”路四摇着头一脸坚决。





  “我是不会同意你跟吕胜利的。”路三蹲着地下抽了一口烟袋。





  “我也不同意。”路四摇头。






  “我是不会同意你跟法安安的。”路三拖过来一个马扎。







  “我又不喜欢他。”路四又摇头。






  “隔壁村的小威到是可以考虑,他家的橙子园....”







  摇着头路四拉过马扎坐到路三身边。“爹,罗铁蛋最会偷懒了,一天都割不完一亩地,还老偷甜瓜吃。”






  “是吗,我就看这小子...”路三思虑着,接着突然反应过来拍了一下路四的后脑勺“你以为是雇长工呢!”路三叹气“我也不愿意操心你这事。”他抬眼看向路四低头揪着地下的草“行吧,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他又抽了一口烟袋又叹气“以后门槛你换,这月我已经换了第三个了。”





***




“爹,咱家门槛又坏了!”路菲踢了一脚被踏烂的门槛





 “坏了你还踢!去村东头你老黎叔家要个新的来!”
  





 “我不去,我还要跟洛二胖去赶集呢。”路菲瞥嘴。







  “你答应爹一件事儿,爹就让你去赶集。”路三招呼着路菲坐上马扎。






  “你给我扯一匹花布做衣服我就帮你办事儿。”路菲直勾勾的看向路三。






  “先给你扯三匹花布”路三伸出五个手指“你哥要跟罗铁蛋处上对象以后我再给你扯两匹。”眼睛突然放大,路菲呆愣了半晌思索了一下“在加两双新鞋。”路菲一脸坚决。





***





 “你确定?”路菲鬼头鬼脑的看了看门口,又探出窗外。







 “确定,罗铁蛋家的母猪今天产崽。我溜墙根听着他爹让他去薅花生秧子了。”洛木木絮絮叨叨的擦了擦汗“唉,你是不知道他家那条大黄狗追着我咬,答应的鸡腿一定要给我...要两个...”






 “行行行,哎呦,你快走,我哥来了。”一把啪上了窗户,路菲躺倒在了炕上。







  扯着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路四几步蹿进屋进屋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灌了起了。







  “快帮忙梆梆麦子,好几个长工今天请假,我跟爹忙不过来。”路四招呼着路菲,只看见路菲一动不动蜷缩在炕上。






  “咋的了!?”几步爬上炕,路四一把捞起路菲,顺势蹿进路四怀里蹭了两下,路菲半睁着眼睛看着路四“哥,我难受。”
  





  “哪儿难受,发烧吗?”路四慌慌张张的摸向他的额头,摸了摸他的脸“没事儿啊”他松了一口气,看着睁眼偷瞄他的路菲。“不想干活就出去玩儿吧。”路易叹气。






  “我难受我想吃花生。”路菲在路四怀里挣扎。“想吃地里现摘的花生。”路菲顿了一下接着补充。






  “好吧”路四叹气放下路菲,掖好了被角。








  罗昂心不在焉的拔下一根株花生,剥了一颗。吃不下去。他叹息着扒了扒头发,他是卷毛,他们老罗家的象征。路四以前总爱薅他的卷毛。他又想到了路四,又叹了一口气,发泄一般他拔下一株花生使劲仍到了一边。






  像是砸到什么东西的声音。罗昂抬头便瞧见了路四卷起袖子瞪着他,他的手臂,他的手背,洁白修长,附上了一层灰尘,仿佛新出土的白玉雕塑。一旦擦掉那层尘土的痕迹,就再也不能属于凡尘。罗昂能记起他亲手抚摸过路四手背弹性的青色纹路,仿佛白玉里生着翡翠,造物的恩赐,手工技艺无法复制分毫....







  “铁蛋咱家母猪产了十六个猪崽!”罗昂家长工声音远远的要喝而来。罗昂听着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







  “那你还不过来,快帮我多薅点儿花生秧子!”罗昂激动的满面红光吆喝着。






   “你必须给我一只。”路四面无表情的踩上罗昂家的地。“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罗昂迎上路四目光想辩解两句,只是看到他白衬衣上突兀的湿泥痕迹,顿时又泄了气。“行吧。”罗昂嘟囔着。“行了,别薅了,领他回家挑一只猪。”说着一把拉起了长工。






  那长工一脸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们俩 “这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你的猪不都是他的猪嘛。”他轻轻推了一把罗昂。






 “我的猪只能是我的猪!”罗昂反驳。







“那你一辈子就跟猪过去吧。”长工一脸嫌弃的看向罗昂,叹了一口气后又谆谆教诲 “铁蛋啊,你们是吵架了吧,听我说啊,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人....”







 “不可能!” “谁要跟他过一辈子!”路四与罗昂异口同声,四周一片寂静,罗昂脸色似乎有些发白,长工一脸诧异欲言又止的被他拉到一边,路四一言未发,踏回自家的地抱起一捧花生转身就走。






“猪我回头让人给你送去。”罗昂向前追了几步。






  路四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





  路四躺在炕上晚饭也没有吃。路菲在吃完两碗花生以后终于开始慌了。




 “哥,你咋了。”他怯怯的拉住路四的手。






    路四没有说话,他的手很凉。






  
 “哥,花生特好吃,你吃吗?”双手覆上路四的手,路菲试图温暖它。


  






  “你别不说话。”路四一直不说话,这让路菲有些想哭“我再也不骗你了,再也不吃花生了...”






  “你都吃完了,吃饱了还哭,你到底想咋的!”路四说着侧过身子抹着路菲脸上的泪水柔声呵斥,路菲又扑进了路四怀里,叹了一口气,路四伸手摸着他的头发“我走了你可怎么办。”






  “你要去哪儿?!”路菲瞪着大眼睛看向路四。






  “我想去城里住一段时间。”路四安抚着路菲“就一段时间,有些事情,我一定要想明白。”


   





  “嗯...”他蹭了蹭路四的胸膛“走之前你要陪我去河里捞鱼,你早就答应了。”





***






  法安安连夜补好了渔网,什么都值了,路四看着渔网弯起了眉眼,法安安心里美滋滋的。






  “你不会用?!”路菲本来兴高采烈的举着渔网瞬时呆在了河堤旁边“你家渔网,你告诉我你不会用!”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法安安一脸严肃“这是我奶奶带来的,我祖奶奶传给她。她们家原来是住沿海的,后来我奶奶爱上了我爷爷....







  “好了,我们开始下河捞吧。”路四打断法安安。“没有渔网你以前是怎么捞的?抓一两条就够了,你一下子弄那么多,就有洛二胖也吃不了,快把渔网放下。”路四指挥着撅着嘴一脸不高兴的路菲。







  洛木木得到同意后撒欢一般奔向小溪,路菲紧紧跟在后面怕第一条鱼被他抓去。






  “搭个火堆准备烤鱼吧。”路四确认路菲安全以后目光转向法安安。







  “我..我们..”法安安看看小溪又看看路四,语无伦次。






  “你要去去吧,我才不下去。”意会了他的意思,路四一脸嫌弃的看着扑腾得像小鸳鸯一样的俩人,翻了一个白眼。






“我也是,最喜欢搭火了。”法安安坚定的点着头认同路四。





  变故发生在路四指挥着法安安拾柴火的时候,听着路菲的叫声,路四飞一般的蹿进了河里,“你咋了?”他慌慌张张的摸着路菲,捧起他的脸,没有伤痕,检查他的手指头,没有被咬掉。






  “你咋了?”路易又问。






  “那条狗抢走了我们的鱼。”洛木木指了指河对岸。







  做出这种事,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狗。路四的脸颊又气红了。







  “明明是我的狗先抓住的!”罗昂从身后的芦苇地里钻出来。






  “把鱼交出来我可以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路易咬牙切齿。







  “把我们家小猪还回来我就把鱼给你。”手里示意性的提了提手里装鱼的桶。








  “你的猪早让我宰了吃了,快把鱼还给我弟弟。”路四滑动着水面试图攀上对岸。






  一时气结,罗昂伸出手用力的攥着路四的手将他拖上岸,在他气还没喘匀的时候将桶里的鱼全倒进了河里。








  路易诧异的瞪着罗昂。罗昂面无表情的回看向路易“我们比赛,你赢了我就把十五头猪加那头母猪都给你,你输了必须道歉。”罗昂陈述。








 “道歉?”路易一愣。







“道歉,拖拉机,我的猪,我的鱼。”罗昂不情愿的陈述着,别扭的样子让路易突然感觉很想笑。








  路易从小到大下河不超过三次。从来没抓过鱼。可他不能在路菲面前丢脸,他看了一眼站在河堤满眼期翼看向他的路菲。他咬着牙,他忍受着滑不溜手的鱼将河水甩进他的眼睛,或是鱼尾突然拍向他的脸。





 


  时隔多年,罗昂的手再次覆上他的手,只不过这一次是从他手里抢走那条该死的鱼。






  双手撑着河底的鹅卵石,路四突然感觉不到再继续下去的意义。






  他捧起一把河水泼到了脸上,路四趟着河水试图上岸。






“还没结束呢..”罗昂拦住了路四,路四换了个方向,罗昂又再次拦住了他“你要认输吗?”罗昂一脸坏笑。







  抬头冷冷的看向罗昂“我认输了。”路四河水自他被沾湿的深栗色头发滴滴答答的划过他的五官“对不起。”他吐出这三个字,看进罗昂眼睛里。






   像是一瞬间惊醒, 罗昂的本能提醒他,事情已经很糟糕了,他又把事情弄得很糟,而且他并不知道做何回应,看着路四趟过的水面划出流线型的水纹,他盯着优美的水纹,双腿却像是失去浮力一般,寸步难行。




***





  “对不起。”罗昂试图挤走洛木木挨近路四,“没关系。”路四举着烤好的鱼递给了路菲,一阵尴尬的沉默,“我..我..”罗昂欲言又止,“你要不吃给我吧。”洛木木眼巴巴的看着罗昂手里的烤鱼,一把将烤鱼塞给他,罗昂彻底将洛木木挤到了一边。






 “罗昂,你爹让你回家喂猪。”法安安放下手中满抱的木柴,擦了擦汗“刚刚遇见他,他让你快回去。”






 “嗯,大黄我们走。”他唤着狗,看着依旧冷着一张脸的路四,跟平时也没什么区别,或许是他想多了,看了最后一眼路四的背影,罗昂终于放宽了心,拉着大黄向家里奔去。






———————————————————
                          
                                                  未完待续.


       罗昂跟路易之前有过一段,不知道宝宝们看出了没有。

评论
热度 ( 32 )
  1. 伯纳黛特一朵糖 转载了此文字
  2. 欣在江湖飘一朵糖 转载了此文字
    凡尔赛神文!!!讲述凡尔赛屯乡村爱情故事,笑得根本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