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别胜新婚 (上)女装play,Chevalier/Philippe,Louis?

因为粮太少,只有自己割肉吃,呜呜。按历史的时间线,殿下二婚的时候骑士还在罗马流放,所以和凡尔赛剧情线略有差异。下半部分争取金毛生日时写完,算是金毛生日奉献。 人生第一篇同人文就献给了妹妹和金毛,真爱啊。 不过渣文笔,其实就是为了肉,凑合糊口吧

 

 

盛大的婚礼还在进行中,路易瞥了一眼这位身穿金色长裙的新娘帕拉丁公主伊丽莎白,身材矮胖,脸上顶着不少天花留下的麻子,心中突然有些触动,是同情还是内疚他也说不清楚,毕竟是自己给弟弟挑选的。

 

他把目光移向了光彩夺目的新郎,奥尔良公爵一身婚礼正装,除了脸上化了点淡妆,衣服居然没有很女式很出格,这让路易十分欣慰。他一直担心这个从小就爱和他作对的弟弟会在婚礼上闹出什么花样,没想到从提亲到婚礼弟弟一反常态表现的很乖很顺从。也许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国家的责任,路易这样想着,投给弟弟一个赞许的微笑。

 

菲利普感觉自己身子虽然在婚礼现场,魂却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耳边是无穷无尽的祝福之辞,眼前正在献词的人却面目模糊,没有洛林骑士,他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把目光移开不再看眼前这献媚的嘴脸,却意外撇到国王的颔首一笑。“现在你开心了?”菲利普忍不住一个白眼,然后他垂下眼皮,因为不知怎么他眼睛里突然好像有水气溢出来。

 

“这婚礼就是给你一个人看的吧,我喜欢什么你根本不关心,我要是求你放了洛林你会答应吗,不不,我绝不求你,你就是喜欢看我求你,然后再无情的拒绝我。可是我都乖乖结婚了,也许一高兴就答应我了?”内心不停纠结的菲利普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混过了自己冗长的婚礼。

 

晚宴上菲利普拼命喝酒吃东西,嘴巴塞得满满的,根本顾上没和新娘说一句话。路易还是有点担心弟弟会胡来,毕竟这么异常沉默的弟弟很让他感到不安,于是晚宴退席后路易让邦当把菲利普叫到休息室来。看着弟弟喝的微醺红扑扑的小脸,路易把本来想好的训话又咽回去了。

 

“你今天表现得很好啊,我的弟弟”路易站起来慢慢凑近菲利普,菲利普有点懵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你告诉我,你想洛林骑士吗?”菲利普更懵了,看着笑得一脸狡黠的哥哥,他嘴巴张了张,最后才挤出个字“想”。

 

“哦?有多想?”看着快被弄哭了的弟弟,路易心情大好,情不自禁的伸手捏了捏弟弟红脸蛋。菲利普有点喝高了,可是此刻又好像很清醒,这么长时间的压抑一下子全涌上心头,“我愿用此生换取和他片刻的相聚”,话一出口菲利普的眼睛就控制不住的模糊了,他不管哥哥会不会嘲笑他,此时此刻他真的想见骑士一面。

 

路易叹了口气,捧起弟弟的脸,用手帮他抹去泪水,“生于皇家我们的责任都是不可逃避的,你要有个继承人,这是你对家族和国家的交待,懂了吗?”“她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让我怎么和她睡觉!”菲利普想都没想就吼回了去。路易沉默了一下,盯着弟弟的眼睛, 然后说“你总是想上战场,别忘了这里也是你的战场。”

 

菲利普垂下了头,他知道哥哥指什么,哥哥的王后也不是他喜欢的,而且长得也不怎么样,而初恋情人被母后送走了,他们的婚姻根本就是利益的战场。“我知道怎么做”菲利普蔫蔫的嘟囔着。“很好,作为奖励,我会送你一份结婚礼物。”路易微笑着靠近菲利普的耳边。

 

“什么礼物?”菲利普兴趣缺缺的问。“洛林骑士返回宫廷的调令”“什么?!”菲利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路易太喜欢看菲利普这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了,他想他一定要经常这样逗逗他,“好了花脸猫,去洗洗脸,然后好好履行你的职责。”然而花脸猫还沉浸在惊喜中,跪倒在哥哥脚下哭得根本停不下来,路易不得不把他搀起来抱住安慰了许久。菲利普没有推开哥哥,看在他把骑士还给他的份上他不想和哥哥吵架。

 

于是新婚之夜菲利普就怀揣着一颗为国献身的心奔赴战场了,好在晚上也看不清新娘的模样,这一夜也算顺利过去了。而且不同于亨利埃塔的矫情,新娘性格意外的豪爽,并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歇斯底里。比如菲利普跟她说平时睡觉不要碰到他,不然他会睡不好失眠,新娘善解人意的答应并保证。于是早上起来他发现她谨慎的躺在床边几乎都要掉下去了。

 

好吧,她还不讨厌,除了举止有点像男人不修边幅以外还算是个可爱的姑娘。菲利普这样想着,决定自己做新裙子的同时顺便给新夫人也置几套衣服,也许我们可以一起试试新裙子。

 

婚后第四天,菲利普终于收到了期盼已久的消息,洛林骑士马上就要到了。新婚的二夫人就这样看着满面春风的公爵一路哼着小曲的从身边飘过进了卧室。之后的两三个小时公爵一直在房间里纠结穿哪件衣服比较好。

 

洛林骑士赶了一天路口干舌燥,但是还是不愿意过多停留休息,他想早一点见到殿下。一路上他就在想自己不在的时候有那么多男人围绕着殿下,这次回去怎么能快速地重得殿下的欢心呢,毕竟分开了这么久,还是有点担心。不过在意大利这段日子洛林也没有白过,那边男风比法兰西要厉害的多,各种新奇的东西让他大开眼界(意会玩),今晚是关键。

 

风尘仆仆的骑士沿着走廊一路奔向寝殿方向,门一开迎上来的是那张朝思暮想美丽面孔,尽管已经年过三十,可殿下还是一如十年前那么青春貌美。“欢迎回家,我的骑士”菲利普向他张开双臂。洛林顿时觉得血液上涌,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的殿下,我今生最大的荣幸就是能见到你美丽的容颜”洛林一把抱住殿下转了个圈。“叫我菲利普,你难道忘了?”没有回答,只有深深的一个吻。菲利普觉得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他太享受这个吻了,几乎忘了吸气。洛林把舌头霸道的伸到了他的嘴里,菲利普感觉自己快融化了。

 

这个吻好像有一天那么长,才让他们找回思想。“我赶了一天路,要先洗个澡才行“洛林压低声音暧昧的对着殿下的耳朵呢喃,“嗯,当然,哦对了,你知道我结婚了,我得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夫人”,菲利普说完莫名脸就红了。“好啊,但你怎么补偿我?”洛林坏笑道,“我。。。当然会补偿你的”菲利普垂下眼睛,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媳妇。

 

“夫人,这是我和你说过的我的最好的朋友洛林骑士,他刚从意大利回来,以后他是我的管家,我希望你们也能成为朋友”菲利普一边介绍一边却没有放开和洛林紧拉着的左手。洛林向夫人鞠了一躬,夫人也微笑着回礼,“殿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菲利普对新夫人如此识大体非常满意,他希望夫人和洛林能够和睦相处。“我去带洛林骑士看看他的房间。”说完就拉着洛林消失在夫人的视野中。

 

洛林的房间就在殿下寝殿很近地方,有密道相连。“你先去浴室好好洗,我在这等你”菲利普轻轻啄了洛林的嘴唇一下,命令仆人好好伺候骑士沐浴。 洛林把自己洗刷干净,急猴似的奔回了卧室。一开门殿下不见了,窗前站着一个穿金色长裙的美人。“哦,我的小公主,月亮也没有你万分之一的美丽。”洛林一边说一边蹬掉了鞋子,甩开了外衣。美人咯咯笑了起来,用扇子遮住半边脸。“我穿这条裙子好看吗?我婚礼的时候夫人就穿了这个样子的礼服,我觉得我穿更好看,你说呢?”

 

“你是最美新娘,我可以有这个荣幸做你的新郎吗?”洛林的嘴比密甜。“我说过要补偿你的”美人抛了个媚眼,洛林觉得裤子都要撑爆了,过去一把抱起公主扔到床上。菲利普觉得好久就没有这么兴奋这么快活了,还是洛林知道他想要什么。两人在床上滚来滚去,亲的天昏地暗。


洛林的手先开了裙子,发现里面除了长袜什么都没穿,顿时鼻血就快下来了。刚想提枪上马横冲直撞,洛林突然改变了主意,不能光顾着自己快活,一定要让殿下尝尝他的手段,欲仙欲死,再也离不开他。于是他俯下身用舌头舔了舔裙子里面已经硬起来的小东西,立刻听到菲利普一声腻死人的尖叫。洛林坏笑着东一下西一下的舔着尖端或下面的圆球,每次都惹得双腿大开的菲利普呻吟不断。

 

“亲爱的新娘,我从意大利给你带了点礼物呢”洛林一边说一边到床边箱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菲利普此时已经意乱情迷,他没有接话,也许他根本没听进去,只急迫的拉着洛林亲吻,他想要更多的爱抚。洛林一边应付菲利普的索吻,一边打开盒子,里面玲琅满目的各种新奇物件。从里面挑出一个小瓶子,洛林魅惑的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菲利普,黑黑的头发披散在床上,衬得他的皮肤雪一样的白。“小美人,你今晚想不想尝尝极乐的滋味,我保证你会喜欢的。”菲利普被洛林吻得透不过气,挣扎着点点头断断续续的说,“快点啊,别让我等”

 

“那今晚你要服从我的命令,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洛林扫了一眼盒子里物件,决定挨个给殿下尝试一下。“狂欢开始了,宝贝!”菲利普觉得看到了天使在冲他笑。

 


评论 ( 7 )
热度 ( 63 )